薛之谦:成为优质代言人应该规避哪些雷点

2017-11-01 来源:天天音乐网 热度:

  昨天,薛之谦的新歌《别》上线,不知是之前狗血连续剧的影响,还是薛之谦自身的效应,他的新流行歌曲一经发布,#薛之谦新歌#话题,立刻空降新浪热搜榜,发歌前一天的预告微博,也登上了热门微博榜单。

  不过,仅从热度上来讲,这首新的流行歌曲已经收获了“别”样的效果。

  虽然薛之谦能否靠这首流行歌曲成功洗白还是未知数,但wuli谦谦给品牌商爸爸造成的心理冲击却已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在签下一纸合约的那一刻,艺人与品牌商的利益便互为捆绑,一方出错,另一方轻则损失信誉,重则“筋疲力尽”,这也成为了品牌商慎重选择代言人的根本原因。

  找准定位,将“流量”转化为“销量”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艺人与品牌之间的合作关系也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之上。艺人提供给品牌“知名度”,品牌则为艺人带来更高的“曝光率”。那么如何让品牌看到自己的“知名度”,从而来获得更多“曝光率”呢?

  品牌商在代言人的选择上,无非从两方面考虑——艺人的自身形象与品牌定位的契合度,以及艺人本身能给品牌带来多少流量与热度。

  就契合度而言,品牌商通常会根据艺人日常所呈现出来的大众形象作为优先参考,即人设是否与品牌及旗下商品有切入的契合点。

  例如纳爱斯集团的“超能”天然皂粉,找到了以认真乐活形象示人的孙俪,既引起了全民超能的购买热潮,也提升了品牌影响力。

  而出道以来保持零负面的胡歌,近两年开始慢慢涉及广告业,美汁源、必胜客、英孚教育、德国博朗,前不久阿玛尼官宣由胡歌担任Emporio Armani大中华及亚太区代言人,而阿玛尼给这位代言人的待遇也是最实打实的:专属定制款,阿玛尼54个国家官网首页全线宣传,线下硬广铺满街,甚至刷到了米兰航站楼。

  渐渐在合作的过程中,品牌商发现向一个天然拥有高曝光率的明星购买“曝光率”,将“流量”转化为“销量”,是最简单有效的方式之一。

  一向高冷的奢侈品牌也向这份“销量”低头,开始选择更具年轻活力的代言人。所以我们看见了新晋Dior中国区形象大使赵丽颖,意大利奢侈品牌TOD’S首位全球品牌大使刘诗诗,泰格豪雅代言人李易峰,万宝龙代言人杨洋,香奈儿手表代言人陈伟霆,LV与谷歌联合推出的奢侈智能腕表也请了鹿晗来造势。

  现在的品牌已经不满足于单人合作,毕竟一人的涵盖程度有限,如何从不同的角度攻下“购买力”成为了品牌自身进阶的考核标准。

  兰蔻在今年9月份的发布会上官宣由俞飞鸿、袁泉以及春夏成为新代言人,正欲借这三位倍受好评的代言人之手,全面攻下不同年龄层。

  OPPO R11s全新广告片上线,TVC中周杰伦、陈伟霆、迪丽热巴、李易峰等众多OPPO明星家族成员纷纷出镜,维密超模“糖糖”Candice Swanepoel也倾力助阵。这样大牌云集的场面让天天音乐网小编不由地回想起当年的百事可乐。

  艺人本身就是“注意力经济”的产物,在品牌与流量艺人“僧多粥少”的局面下,艺人只要找准自身定位,提升自身流量,寻找契合的品牌,攻下代言还是易如反掌的。

  规避劣迹,唤起品牌的信心

  对于艺人来说,大多时候丑闻比美闻的传播速度更快。品牌商们看重艺人的话题、流量和粉丝购买力,但是如果明星在代言期间出现爆炸性新闻或丑闻,品牌商会因此造成损失,甚者遭遇到严重的信任危机。

  薛之谦在“狗血连续剧”爆发之后,代言被撤,节目被删,甚至有不少代言商坚称查无此人,其中否定最彻底的就属陷入中毒节奏的肯德基....

  然并卯,就在薛之谦连续剧快接近尾声时候,肯德基“现在”的代言人鹿晗,在微博上毫无预警公开与关晓彤的恋情,让肯德基遭遇了脱粉粉丝与正义网友的双重夹击。

  人设立得越高,打脸的时候越疼。劣迹行为代表了艺人人品,不过,人品不错也请继续保持人设,这是对粉丝的基本尊敬,也是对代言商的基本礼貌。